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傻白甜柱间的脑洞

三次元太忙脑子被榨干,老板起码要给三倍薪水才能抵过我做的活(滑稽.jpg

这次是整理的很久以前的脑洞,看过的大家别介意跳过去吧

CP依旧柱斑

有后续,短期内如果其他的记不起我就继续整理这篇




初代火影千手柱间在终结谷一战不久后过世。

 

大概是作为终结这个世间的战乱的人被传颂的缘故,世界回应了他的愿望,转生到了一切发生之前。但那个身体虽然幼小,可已经有了意识。重生的柱间和身体里幼小的自己打了一架,一个拥有成年人坚韧不拔的意志,另一个拥有这个世界本源的关注和主场优势,两者不相上下的结果就是变傻了,也不是全傻,就是反应迟钝。他打架还是很厉害,但有时候会乱结印,一般来说结印失败会有反噬,但他没有。大家都觉得是他根本没有学会在结印的同时运行查克拉,只是在乱比划,所以才没事,也算是傻人有傻福。其实不是,虽然因为重生的意识被撕裂成碎片导致失去了未来的记忆,但他本能的结的木遁的印,但幼年柱间还没有觉醒木遁,所以没有效果。佛间也不怎么管他,他学不会忍术,一个傻乎乎的儿子就算上了战场也只有送命的结果。虽然作为族长的儿子少不了他吃穿,但也就这样了。柱间母亲活着的时候还好,等他母亲去世之后他就成了没人管的孩子。扉间虽然聪明,但一来他自己都还小,二来还有两个弟弟,也顾不了他哥。柱间又傻乎乎的,虽然他打架厉害,但就因为这样更受欺负。一个不会忍术的、族长家的傻儿子,是在战争中失去了亲人的其他千手最好的发泄对象。佛间虽然虽然知道这一点,但也不好管他,毕竟真正动手的都是和柱间差不多年纪的孩子。

柱间力气再大,也打不过那些会用忍术的同龄人。时间一长,他也知道最好不要待在族地里。

 

虽然打起来柱间敌不过那些学习了忍术的千手幼童,但真遇到忍者们战斗的时候,他却比那些没有经验的小忍者们强。一旦他隐藏起自己的气息,就算是成年忍者也很难发现。他自己莫名觉得忍者们相互厮杀的行为很熟悉,血液飞溅的样子也很眼熟,就总往有血腥味的地方跑。他感应敏锐,从来都能避开真正的危险。

 

有一天柱间跟着血腥味跑的时候一下子撞到人前,对方是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孩,左手臂长长的拉了一道刀口,正躲草丛里包扎。柱间突然冲了出来两下四目相对,他把自己吓了一跳,左脚绊右脚就摔了。因为两个意识打残后没融合好,他平时也时常平地摔。每次他摔倒时周围的千手就会爆起一阵哄笑,有人还故意去绊他。这次他扑地半天没动,对面却没有笑声,偷偷抬头看时,对面的小孩根本没看他,只是自顾自的包扎伤口。

 

柱间突然就很委屈的想哭。那个小孩打扮得特别利落,明明已经受伤了,脸上衣服上都是血,但看上去和柱间完全不一样。他自己脏兮兮的像个小乞丐,而那个孩子明明全身都是血和土,就是看起来好漂亮。那个孩子慢条斯理的缠着绷带,柱间就偷看他,特别自惭形秽。一会儿他包扎好伤口,走的时候在柱间身边停了一下,掉下来半卷干浄的绷带。

 

柱间呆了一下,捡起绷带就爬起来跟着那个孩子走。那个孩子爬树他也爬树,踩水他也踩水。他虽然傻,实力是很强的,毕竟有一大半是重生柱间,一些东西对他来说近乎本能。幼斑怎么也甩不掉这个跟屁虫,干脆停下来,等柱间追近了就恐吓他,你是谁家的?你家大人没告诉你不要跟在别人后面吗?!

幼斑超凶的,他一吼,柱间就一抖,特别可怜。这会儿他也意识到这孩子有哪里不对。一开始柱间摔到他面前时他还以为是个普通人,以为是自己的警惕性不足,后来柱间又爬树又踩水,肯定是个小忍者了。但没哪家的小忍者会把自己弄成这样的,衣服脏兮兮的,破得乱七八糟,裤腿下面都烂成条了,前襟泛着油光,不知道多久没洗,刚刚摔出了鼻血也不知道擦,都滴到衣服上了,怎么看怎么不像正常的小忍者。斑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有自信的,虽然没上手,但是对方起码能跟住自己不掉队,如果说是普通人生下的有査克拉素质的小孩,不可能会这么强。这肯定是接受过正规训练的。其实柱间没有,因为他傻,千手没正规训他,但毕竟有着重生柱间的意识开挂。排除掉他动不动会因为两个意识没融合好的各种摔跤还有下意识的使用了木遁却啥也没发生的情况,傻柱间其实很强。斑觉得他肯定是个受过严格训练的小忍者。但没有哪个小忍者会混成他那样,看起来像个小乞丐或者流浪儿,就算是家族覆灭了也不会变成这样。斑就猜他可能除了家族覆灭,脑子也出了问题,毕竟是忍者,伤到脑袋恢复不了的也不是没有。柱间被他一吼吓得发抖,还偷偷瞄他,自以为很隐蔽,其实都看在斑眼里。斑心想和个脑子有问题的人计较什么呢?转身就定,柱间就跟他后面。这次他知道斑不高兴他跟着了,只要斑回头,就赶紧跑,到树后面躲起来把头偷偷伸出来看。斑几次回头就看到他匆匆跑树后面露半张脸。

斑要炸又很无奈,他猜柱间的脑子有问题,就又停下来。柱间看他停了,自己也停着,又躲到树后。斑就冲他招手。柱间超开心的一下子串出去,等跑到斑眼前,又开始偷偷的想往后退。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有人招手让他过去,等他靠近了就突然拿出泥巴或者水糊他一身,后来他就学会躲人远远的了。但是斑的动作很快,一把抓住他的衣领——老实说就这里消微干净点——柱间挣不动也不敢挣,生怕撕坏了衣服,因为撕坏了佛间有时候会揍他,他闭着眼睛等斑打他,结果没等到斑的拳头,只等到什么软软的擦他脸。柱间很吃惊的睁大眼,看着斑拿布给他擦脸上的血迹,他之前的鼻血已经自己好了,就留两道血痕糊在鼻子下巴上。斑的动作很重,毕竟鼻血已经干掉了,但这已经是柱间没有享受过的温柔。忍者家的小孩都早熟,很小就不用大人照顾了,柱间虽然傻,但家里对他也一样,毕竟他只是反应迟钝而不是完全不会,只有很小的时候他妈妈这么照顾过他,等后来有了弟弟们就关心得少了,再后来他妈妈去世,更没人这么对他。

柱间就呆呆的让斑给自己擦脸,斑一边擦一边跟他说话,让他不要跟着自己,不要随便跟陌生人走,很危险的懂不懂?柱间就想你不危险啊,我只跟你走。但他只会想,嘴巴诺诺的说不出来。斑看他眼神也蠢蠢的,心想这么强的家伙,也会是个傻子啊。他之前那一抓普通小忍者根本注意不到,真正的目标也不是衣领,柱间其实避过去了一半。他试过一回,对柱间的实力稍微有点评估,等给柱间擦完脸就又要走,还不放心的跟柱间强调,不要再跟着他了,被大人发现了你会没命的知道吗!

柱间其实还想跟,不过他认识路。他整天在外面乱逛,知道前面是个有很多厉害的忍者住的地方。他虽然不太清楚什么叫做忍族驻地,不过也大概知道那里很危险,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够去的位置。他也知道柱间不能再往前,但要他看着斑离开也不愿意,吭了半天,就憋出一句:“我、我叫柱间。”特别恨自己嘴笨不会说话。谁想到斑回了头,很认真的答复他:“我叫斑。”

 

柱间的心就砰砰跳,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站那里等到再也看不到斑的背影还站了好久才回家。他一般都在外面晃一整天,等到了晩上吃饭的时候才回去,这天就回得特别早,躺自己铺上想着今天遇到斑的事,突然又跳起来,拉开柜子翻干净衣服。他是有干净衣服的,毕竟也是佛间的儿子,吃穿上并没有苛待,只是自己不记得换也没人提醒他而已,等衣服翻出来之后,又慌慌张张的跑去打水洗头发洗澡,把自己搓下一层皮,洗完了还对着水面照半天。又把斑给他的那小半卷绷带严严实实的藏枕头下面,等一切都做好了才又躺在铺上傻笑。

 

等他爹他弟晚上回来,发现他换了个人也没觉得什么,因为他傻嘛。他爹他弟白天不着家都拜托别家的大婶看着他的,有时别家大婶看不过眼又有空会帮着收拾。在这之后柱间就总是跑对面宇智波族地旁边想碰到斑。

 

这时候因为战乱,普通忍者没事都不会出族地,更别说小忍者了。柱间等了两个月,出门的宇智波也碰到了几回,但没见到斑,自己却差点被警惕的宇智波发现。他爹发现大儿子好像没那么傻了,又动了训练他的念头。这时候瓦间死掉的事情如期发生了,葬礼上的柱间和佛间发生了冲突,虽然和原来不一样,但是柱间还是表示了对佛间的说法的不满。他爹说你个傻子懂什么!这是瓦间的宿命,是作为忍者的命!瓦间的死作为忍者的荣耀!

柱间说死了算什么荣耀,都是骗人的,如果说这是忍者的命,那就不要当忍者好了。他平时说句话都结结巴巴,这时候却有如神助。他爹一拳头打过去,扉间和板间就赶紧拦着,柱间爬起来就跑,一个人在河边偷偷哭的时候,斑出现了。他从葬礼上跑出来,穿的正装,斑一开始还没认出来,等认出来想去安慰他的时候。柱间就一把抱住他哭了。斑被他的举动弄懵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做。好在他知道柱间脑子不好,行为不能用常理判断,就轻轻拍他背安慰他,等他平静了些才问他怎么了。

柱间抽泣着想跟斑说他弟弟死了,一转眼看到自己衣服袖子挂了个大口子,应该是刚才在树林里跑挂到的,一下子吓到了。和作为忍者的弟弟们不一样,柱间很少有新衣服,多半是族里其他人的旧衣服改的,这次因为板的死特别做了正装,第一天就扯坏了,按他爹的性格这下又是一顿打。

斑看他泪眼朦胧的看着衣服上破的地方,自以为知道了他为什么哭得这么厉害。他之前以为柱间是家族覆灭自己脑子也受了伤傻了的小忍者,这次看他穿得很好,还以为他是被其他忍族收养了。就像后来的木叶会收养有査克拉的孤儿一样,这时代也有忍族这么干。斑觉得柱间虽然傻,但是实力是有的,因为傻也不怕他是间谍什么的,会被收养也不奇怪,看他哭得这么厉害,心想是不是收养他的忍族对他很凶,还稍微有点遗憾,因为血继宇智波是不会收养别的孤儿的。他犹豫了一下,就叫柱间在这里等着。柱间就眼巴巴的等着他。一会斑带着针线回来,帮柱间把勾破的衣服缝起来。柱间眼晴都快瞪出来了。他家的家务日常有族人帮忙,其他的就扉间会干一些,但也不是这么精细的活。破衣服能穿就穿,不能穿就丢掉。等斑把衣服织好了让他穿,他连手脚都不会摆了。等斑要离开的时候他拉住斑,这次总算是说出话来了,问斑还能不能见面,我一直一直在找你。斑有点感动,就答应他继续在这里见面。

 

等柱间回了家就做了个梦,梦里面他特别聪明,不像真正的自己这么嘴笨,搭讪斑搭讪得很帅气,还教斑打水漂,就是太坏了,嘲笑斑。明明斑打水漂的样子那么好看,生气的样子也漂亮,不过斑真是温柔啊,还去安慰那个那么坏的自己。不过想想斑没有给那个自己补衣服,

傻子柱间又得意起来。只是梦里的斑跟他说他失去了好多兄弟,一定要保护好最后一个弟弟的时候,柱间突然心疼起来,不管是傻子柱间还是梦里那个聪明的柱间,都心疼得喘不上气。梦里的斑一边说着,手指一边嵌入土里。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河边来到了悬崖上,聪明柱间突然一把抱住斑,说:“我们在这里建一个村子,把弟弟放在里面保护起来。”

 

“斑你保护弟弟,我保护你。”

 

这个时候傻子柱间醒了,一摸脸满脸是泪,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就是特别伤心。他弄这么大动静,家里人都是忍者,没睡着的听他哭,连佛间都开始反省,是不是不该打儿子,毕竟这个儿子没受过忍者教育,也在想到底有没必要训练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