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傻白甜柱间的脑洞 03

柱间在宇智波过得开心,但偶尔还是会想他爹和弟弟们。斑已经是个上过多次战场的熟练忍者了,不可能天天在家陪他。有天斑出任务了,柱间在宇智波待着无聊就想回家看弟弟。他偷溜出族地是熟练工种,千手宇智波都一样,跑回千手一看扉间果然在家。他弟看到他先是一喜,随即就板起脸。

 

“你还知道回来?你怎么不跟着那个宇智波呢?!”

“回来看你啊。”

 

柱间实话实说,斑出任务啦就回来看看你们,一边探头找板间一边嘀咕说一会儿还要回去呢。扉间就直皱眉,你还要回去?回去哪里?宇智波吗?柱间理所当然的回答,我还要回去接斑啊,今天一定要比泉奈先接到斑!

扉间就暗骂一声。这几天他和他爹讨论过好些次,就不知道宇智波接近他的傻大哥做什么,他哥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连忍者都不是,还是个傻的,连族里都没人跟他玩。宇智波家那个斑竟能跟他哥混一块去,扉间怎么都想不通。他就问他哥,他哥这就得意了,你说他傻吧,嘴笨,说话说不清楚,吹斑那是一套一套。当然了,梦里的聪明柱间天天吹斑,傻子柱间梦到过那么多次,早熟得不能再熟了,何况斑对他比梦里的斑对聪明柱间好得多了,吹起来特别有底气。扉间从斑做饭特别好吃听到斑还会给我补衣服,从斑给我擦鼻血听到斑帮我洗头发,再到斑手软软的身上香香的,心里一个劲的叫MMP。到底是族里的情报有问题还是我哥的眼睛被糊了?他是很想相信是他哥被宇智波骗了的,但自己的兄长自己知道,柱间虽然反应迟钝一些,也学不会怎么释放忍术,但不会说谎。除非宇智波制作了个荒谬的幻境来欺骗他,否则他说的应该就是事实。虽然扉间并没有遇到过拥有写轮眼的宇智波,但作为佛间明面上的长子、千手的继承人,他很清楚宇智波的幻术并没有传说中那么神奇。也许写轮眼真的在幻术上有什么特殊的奇特效果,但万变不离其宗,依旧要靠搅乱忍者的查克拉来达到影响他们五感的目的。也就是说,栩栩如生的、可以制造出一段有着情节过程的幻术并不存在。他仔细打量柱间,发现他哥这会儿正穿着宇智波特色的深色上衣和浅色短裤,腰间还整整齐齐的系了个蝴蝶结,头发也好好打理过了,看起来居然有点一表人才。扉间刚欣慰的想他哥还是有点帅的,回头就觉得再帅也抵不过他傻。要说宇智波斑之前不知情,现在和他哥相处了这么久也该知道了,不由得开始相信起柱间的安利来。

 

宇智波斑大概、也许、应该真是个非常温柔的人吧?

 

等佛间回来扉间就很慎重的同他讲了今天柱间回家了一趟的事,末了他问他父亲:宇智波斑到底是男是女?宇智波家的少族长真的是男人吗?

佛间就说你问这干嘛?宇智波那些人都不男不女的。他一边说,一边意识到什么,干脆坐了下来。

“你是说,田岛的那个崽子是个小姑娘?她看上了柱间?!”

 

佛间一头说,一头觉得不可思议,就算柱间是他亲生的,他也没办法昧着良心说那就是个好孩子了。他和扉间不一样,更多时间忙于族务,虽然知道儿子的变化,但印象里更多的还是那个说话不利索、不时平地摔、整天像个泥猴的傻子。如果说女孩子喜欢他,佛间可以指天发誓说那是骗人的。可那天他和扉间都亲眼看到,田岛家的崽子为了拦下冲柱间去的手里剑,连佛间的短剑也顾不上了,还为柱间开了眼。这是对他家的傻儿子用情至深啊!

宇智波斑要是换身衣服,打扮打扮,不就是个漂亮小姑娘吗?虽然不知道宇智波斑是被什么糊了眼晴看上了他家柱间,但看上了就是看上了,他千手佛间可不是纠结一些家族摩擦,阻碍小儿女感情的人!他喜气洋洋的在屋里踱来踱去,丢下二儿子眼巴巴的望着他不管。板间刚刚跟着年长的族人在族地附近巡逻回来,一眼看见自家父亲难得喜悦的场景,摸不着头脑的自己洗漱去了。

 

要说千手和宇智波是世仇,这种说法是有水分的。

虽然忍界里流传着一句话,叫作只有千手才能对付宇智波,也只有宇智波才能对付千手,但除了小年轻,没人把这当回事。诚然宇智波和千手们常常接到对立的任务,也都有着族人死在对方族人手里,但整个忍界的混战已经持续近百年,哪个忍族敢说自己没有族人死在另一个随便哪个忍族手里?小儿辈们出门从来不敢明目张胆把家徽穿在身上,不对陌生人报出自己的姓氏已经成了常识。宇智波顶多就是因为自己的实力还有位置,跟千手冲突得多一点罢了。佛间大气的想,全然忘记自己之前听二儿子禀报傻了的长子跟个疑似宇智波来往时是怎样磨刀霍霍。

 

(这个世界因为阿修罗是傻的,黑绝不是太敢搞事,生怕宇智波一时意气,跑去千手让因陀罗把阿修罗干掉了,出了一口气之后圆满了再也不转世。整体战况因为黑绝之前的阴谋还有世界本身发展的缘故,和原作世界并没有太大改变。只有千手和宇智波之间的战况烈度明显下降了。他们的世仇大概就是经常接到针锋相对的任务这种水准,互相之间有人员伤亡,但还没能变成死仇。千手和宇智波都是想一下的话对方很讨厌,仔细一算其实还好,比起别人来对家好像还不错的样子这种状态。)

 

就是不知道田岛愿不愿意。

佛间的步子慢了下来,用屁股想也知道肯定是不愿意的。虽然宇智波是没有柱间那么英武的小子的,佛间给自己儿子鼓了把气,可他还清醒,柱间傻啊!虽然都说傻女婿傻女婿,但没哪个老丈人喜欢自己女婿是个真傻子的。何况作为血继忍族,宇智波无比看中他们那双眼睛,让田岛把宇智波的姑娘嫁到千手来那是想也不要想。除非——

 

佛间停下来,蹲到扉间面前,压低声音。

“你说,让柱间入赘去宇智波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