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一个脑洞 03

前面说到斑后悔撩水户了,想有没有其他破坏他们婚姻的办法,但一时半会想不出,这边柱应激反应过去,脑子里就全是真鳕柔软的嘴唇和草莓香气了。

他想了很久,确定自己不是因为一时的欲望,而是真的喜欢上了真鳕,这个时候他就自卑了,毕竟是ED,水户是没办法,是佛间定的联姻,也是水户自己同意的。

但是真鳕,柱自己觉得自己该保持距离,真鳕这样又温柔又美丽的女人适合更好的男人,他一边想一边难受,扉还在旁边数落他不会照顾自己,明知道不能坐摩天轮还要去,要不是真鳕小姐处理得当还不知道会怎样云云。

柱这时就特别敏感了,他一听就知道自己弟弟对真鳕有特别的好感,更加难受,他想跟扉开玩笑,问弟弟是不是恋爱了,但话到嘴边说不出口。

他心里清楚自己弟弟是个理科宅,人际交往不是不会,但是要他主动去追求谁很难,如果他推一步扉间可能就真的开始追求真鳕,但他始终开不了口。

如果自己的病能治好就好了,柱再一次有了这个念头,之前他试过无数次,从未成功,医生说他这是心理因素,佛间知道这事之后飞快的给他订了婚。

等回到家看到素颜(伪)的斑更坚定了柱的决心,他知道自己失去过一段记忆,这段记忆是如此不堪,甚至自己的父亲宁愿自己ED,也不愿自己回想起来。

夜里他如常的看着斑和堍堍的监控互动,看着斑给了堍堍一个晚安吻后闭上眼睛,柱下了决心,首先去看心理医生。

当年的事佛间扫平了痕迹,就算是柱也找不到什么资料,但柱比斑知道得多的是,他知道怎么去找,首先就是当年给他做心理治疗的医生。

奈良医生已经退休了,柱找上门去的时候他很吃惊,一开始他并不愿意说出自己知道的,后来柱坦诚自己现在ED,医生说是心理因素引起,要找到原因才能治疗,自己实在想不出除了当年绑架事件还有什么别的可影响自己的了。

奈良医生犹豫了很久,柱就说现在我已经是成年人了,可以接受任何刺激,最坏的可能我已经考虑过了,作为当事人我有理由也有权利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奈良就叹气,他很显然知道什么,但是并没有告诉柱,只跟他说当年他和千手先生签了协议,一辈子不会再提这事

「所有的事您父亲都清楚」

柱本人也觉得奇怪,如果说担心当年的自己不能接受事实,所以没有特别治疗的话,为什么听说自己是心理因素导致的ED,父亲的第一反应不是给自己治疗,而是找一个即使ED也愿意联姻的人?

他隐隐觉得自己父亲隐藏着一个可怕的秘密,而自己的记忆是打开这个秘密魔匣的钥匙,柱不愿意去问父亲这件事,自己去找医生,询问有没有办法找回记忆。

医生说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的,柱一听就说那就是有不正常的情况了,医生说是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时候,曾经流行催眠疗法。

但是因为催眠所得的记忆,很大一部分是虚构,剩下的也不能确定它的真实性,所以早被叫停了,如果使用催眠疗法,有可能恢复记忆,更可能是虚构一个假的记忆。

柱就问他如果说是假的记忆,能不能解决他ED的问题,医生犹豫了下,说理论上是可以的,柱就拍板,说只要能解决这个问题,假的记忆也行。

医生还是不愿意,说可能造成无法预测的后果,柱就说您知道我肯定是不惜代价要解决这个的,要么您推荐我信任的催眠师,要么我自己去找。

医生没有办法,最后推荐了他一个前辈,三十年前的心理治疗师,据说为了继承家族企业退出了这一行,但是对于催眠术是最有研究的了。

医生也跟柱间说对方很可能不会同意给他进行催眠,但这一行的还在执业的医生已经接受了新的理论,是绝不会冒结束职业生涯的危险给柱催眠的。

柱表示了感谢,带着医生给的地址去了一座占地广大的宅子,和柱的本家也就是佛间住的地方类似的和式院落,拜访宇智波田岛。

心怀忐忑的跟着仆人往正房走的时候看到个熟悉的身影,真鳕怎么会在这里?

之前说到柱在宇智波家遇到真鳕,虽然只是一个背影,而且穿着不熟悉的男装,但柱确认自己没看错,一会儿见到田岛的时候,他心思还在那个人影上。

田岛虽然离开心理咨询界很多年,对于最新的研究并不知晓,但对医学界对催眠疗法的共识还是知道的,他也不愿意为柱间催眠,如果不是刚好柱是他孙子名义上的父亲,他见都不会见。

柱心不在焉再好不过,三言两语就把催眠的事绕过去了,就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他心里以后堍堍还是要回宇智波的,就跟柱说:

如果令尊想要隐瞒这件事,当年的资料也找不到了,那应该还有个人,清楚这事。

柱一听就追问:谁?

当年这件绑架案发生后人人自危,一开始谁都不知道千手家的儿子是怎么在戒备森严的富人区失踪的,田岛笑笑。

那段时间我几乎是把儿子们锁在家里,一周后你被找到了,绑架犯也落了网,事件出乎意料很快平息了,现在想想应该是令尊压住了绑架案的消息吧,不过有件事压不下来的,毕竟死了人。

柱从没听说自己的案子里死过人,赶紧追问,田岛说是你的家庭教师,柱使劲回忆,也想不起来有家庭教师这回事。

田岛继续说,一开始因为你和家庭教师一起失踪,大家还以为你的失踪和她有关,我记得是个耳熟的名字,应该最近还听过。

田岛喝了口茶,眼睛一下子转到自己手机屏幕上,上面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偷拍的儿子抱着孙子的模糊照片,突然想起了

对了,是漩涡,漩涡美智子还是美奈子,差不多是这个名字,他笑眯眯的跟震惊的柱说:她的家人应该会知道当年的真相。

柱神志恍惚的离开了,漩涡不是个常见的姓氏,回去他就着手调查这个人,虽然名字并不清楚,但从水户着手,很快他就查到了。

当年的漩涡夫人,水户的生母,就是在那个时间死亡,漩涡先生当年只是个普通公司职员,在妻子死亡后突然辞职,半年后创办了公司,然后顺风顺水走到今天。

他的业务大多数和千手有丝丝缕缕的关系,柱间一直以为是自己的老丈人和父亲是朋友的关系,现在想想父亲和漩涡先生并没有表现得有多亲密。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事后父亲会这样补偿漩涡先生,如果说是因为自己的事导致家庭教师死亡,这样的补偿也太过了,如果说老师是为了保护自己才牺牲的,让她的女儿和ED的自己联姻,这又太过分。

柱仿佛从一个谜团走到另一个谜团,他躺在客厅的地板上放空思绪,考虑要不要询问水户这件事,他并不愿意再一次伤害他名义上的妻子,让她记起亲人死亡的痛苦回忆。

但除了水户,他并没有什么人可以询问,漩涡先生如果会选择告诉他,违背他父亲的意志,当初就不会同意联姻的事。

这个时候有个人突然绊倒,摔到他身上,柱是夜里关着灯躺地板上的,客厅地板上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这个人没穿拖鞋,赤脚走过来,柱没听到声音,他关着灯,这个人也没发现他。

这一下摔得很重,柱龇牙咧嘴的,但来不及喊痛,对方身体硬邦邦的,很明显是个男人,司机和花匠都在花园另一头的员工宿舍,宅子里应该只有柱,水户,真鳕和堍堍。

电光石火间柱抱住入侵者把他压到地板上,一头刺刺的长发扎在柱手臂上,一瞬间他想起来什么不敢置信的东西「——真鳕?」

身下人绷紧的肌肉瞬间僵硬,又放松下来「千手先生」

柱拉起斑又打开灯,对方的脸看起来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胸前平坦,这样看起来完全是个俊美的男性了,他的喉结并不明显,也难怪只是用丝巾遮一下,就没人怀疑他的性别。

声音的话,柱间回忆了一下,真鳕的声音原本就偏低沉,之前他只是以为偏中性,自己儿子的保姆兼自己暗恋的对象,是个男扮女装的男人。

柱苦笑了一下,大概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他竟然没有觉得大受打击,也许是因为他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爱慕真鳕吧。

他仔细打量坐在对面的斑,也许是因为被他发现已经认命了,对方低垂着头一口一口的喝水,他是因为半夜觉得口渴所以出门找水喝, 长长的睫毛在下眼睑打出一片阴影。

与柱间曾经见过的,在运动会和游乐场上充满活力的女装真鳕相比,这个被发现了真实性别的真鳕,看上去是如此安静又拒人千里之外。

他又想起之前在宇智波看到的背影,还以为可能是相像的人,其实就是真鳕吧。

「——你不用担心」他突兀的说,真鳕抬起眼睛吃惊的看着他,眼睛瞪得圆圆的。

「这世界上总会有些人不够幸运,没有生成自己该有的性别」柱认真的安慰真鳕「这不是病,也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真鳕去求见宇智波先生,也是为了这件事苦恼吧,但是寄希望于催眠术,想要改变自己对性别的自我认知,会有许多种不能预料的危险。

柱想起医生还有田岛对自己说过的话「混淆、甚至湮灭现有的人格」如果现在这个温柔的真鳕消失……?

「真鳕小姐只要确信,你是我见过的最美好的女性就可以了」柱安慰的握住真鳕的手,又想起真鳕是女性的话,自己这就失礼了,赶紧松手告辞。

等他的身影消失在二楼拐角,斑才咬牙切齿「老子是男的!男的!」虽然暴露了也不用离开堍堍让他松了口气,但是千手柱间的言论让斑火冒三丈。